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理财好文 > 投资大师

清和泉资本吴俊峰谈“人生发财靠康波”:未来几十倍的行业成长摆在你面前

作者: 小雅访谈日期:2021-02-27 08:40:28点击:352

2021年2月26日下午,私募机构清和泉资本投资总监吴俊峰在与客户交流中,坦诚谈到了近日股市大幅回调的原因,以及对白酒公司、新能源、顺周期公司等热门话题的看法(发布在公众号“投资人记事”)。


 其中,提到对于“人生发财靠康波,生活处处有周期”的看法,比较宏观的思考,这部分内容单独发在“小雅访谈”,给喜欢深度阅读的投资者参考。


“这是一枚火箭,只管上去就行了” 


问:都说“人生发财靠康波,生活处处有周期”。您也曾经研究过周期品,虽然现在清和泉整体对周期股不太关注,但是我们能不能运用周期的思维来做核心资产的投资?


吴俊峰:这个问题很好,康波是一个技术革新的长周期,它的推动力就两个,一个是科技革命,一个是能源革命。 


对于人类来说,科技革命满足最大的需求,一是科技越来越发达,人类的需求是无止境的。二是人越来越懒,它需要科技的不断进步来替代很多人需要干的事情。这是科技的周期,会带来康波。 


第二,能源革命会带来康波。人类对能源的需求也是无止境的。以前的油代替煤,包括电力代替化石能源,包括新能源(光伏、电动车)这些东西代替传统的东西,它是无止境的。 我们也希望我们的房间每天是20度,为什么做不到呢?因为能源是有限的,或者说,能源是有成本的或者是成本很高。如果未来能源成本不断地下降,新能源通过科技的不断变化,能源成本不断下降,那它的需求量会爆增。 


所以,科技革命和能源革命会带来康波。 


目前,我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新的康波起来,但是科技和能源技术的渐进或者不断往前推进是确定的。 


我知道问问题的朋友想知道,现在是不是大宗商品的周期。我从2004年入行时就看大宗商品,命非常好,中国从2004年开始就正式进入到重工业化时代和城镇化时代,这两个变化的叠加导致了2005—2007年的一波超大的大宗商品的牛市。 


我跟一些领导和前辈交流过很多这方面的事情,他们告诉我,看大宗商品是不是可持续的,一定是需要一个历史性的事件:需要一个超大规模的经济体进入到工业化时代,或者是正在进行工业化,它才会产生持续的需求。否则,其它时间都是库存调整。 


30年前或者100年前的铜跟现在有区别吗?没有区别,铜价在2007年已经干到8、9千了,现在刚刚回到十几年前的位置。这说明,它不是一个成长性的东西,它是个周期性的东西,它的波动无非只是供给和需求错位的短期事件,这跟2004年到2007年那一大波大宗商品的牛市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们的结论是:后面如果没有一个超大规模的经济体重新进入工业化,大宗商品是不存在持续动力。 


现在,中国已经完成工业化,正在往工业化的后端或者是更高端去升级,现在唯一的一个大国没有工业化就是印度,印度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不太像有进入工业化的迹象。 


我给大家推荐一本书,清华大学文一教授的《伟大的工业革命》说得非常清楚,为什么全世界只有东亚包括欧洲和美国这几个国家完成了工业化?工业化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需要各种东西契合。 


首先,得有巨大的市场。第二,得有巨大的人口,能够把这些劳动力聚集到一起进行大规模的生产才能进行工业化。印度目前来看没有这个迹象。 


目前所有的涨价周期,就是一个库存调整的结果或者短期供给错配的结果,不具备可持续性。随着供给下来之后,它们的价格自然就下去。这我的一个判断。 


一定要从科技革命和能源革命的角度去理解新周期,“人生发财靠康波”这句话的说法是对的,大家都看过吴军教授写的《浪潮之巅》,很多时候公司的成功或者涨几十倍、上百倍的机会都是来自于你是不是踏准了这个社会或者全世界正在进化的浪潮。 


比如,十年前的移动互联网,如果那一波整个移动互联网踏准了,你的股票涨幅会上百倍。 


腾讯从那个时候到现在是不是至少涨了50、60倍?你现在能说得出来的苹果、亚马逊,是不是都是这一波移动互联网革命导致的?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推导出目前全世界正在干一件什么事情?碳中和。 


说白了,碳中和就是新能源,因为要中和掉二氧化碳的排放,只能通过非化石能源的消耗,占比的大幅度提高来中和掉碳的排放,这是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因为不是中国在推,也不单是美国在推,而是全世界一起在推,这是政治正确和政治共识,这种情况下谁最具备优势?那就是中国。 


我跟很多人说,未来几十倍的行业成长摆在你面前,这是一枚火箭,就像Google的总裁施密特说的一样:我现在有枚火箭,我要求你上去,你不要问我上去坐哪儿,你只管上去就行了,因为这是一枚火箭,它很快就飞起来或者飞得很高。 


这是一个基本的结论:目前全世界在面临能源革命的起点。 


为什么新能源革命最好的机会在中国?因为新能源革命是一个制造业,不是挖煤、挖矿,不是搞芯片研发。 


中国过去几年的发展,制造业其实已经形成体系了,中国是一个体系,别的国家是一个企业。 LG怎么跟宁德时代竞争?LG是个企业,宁德时代是个体系。韩国从事动力电池生产的人整个行业只有10万人,中国是100多万人,10万人跟100多万人去打,就像军队一样,你有胜算吗?没有胜算。


而且韩国还没有国内市场,中国有巨大的国内市场,格局已经很清楚了。 


光伏也是一样,中国的光伏组件已经占全球70%、80%,如果说你要参与这一波新能源革命,这是一个全球共识。 


按照“莱特定律”,锂电池的产能每增加一倍,它的成本降28。当然,最近宁德时代调整是例外,它每次宣布扩产股价都要涨。为什么?原因是在于它有订单。 这跟做买卖不一样,做买卖是摆摊等着人上来,这种公司动不动几百亿投资,肯定是有订单。


它既然敢做这个决策,一定是已经有订单签好,敢于几百亿去投。每次它公布扩产,它的股价都要涨。原因在于这种公司规模越大,它的成本降得会越快,它给这个社会提供新能源电池的能力就越强。 


新能源怎么替代传统能源?就是通过成本下降。成本越来越低廉,自然它就会逐渐实现替代,相应的公司就不断地扩张、长大,这类公司不断地创造社会价值,不断地去完成能源革命的使命所在。 


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你不拥抱这种公司,去拥抱什么公司?你去拥抱地产、拥抱挖矿的?那是一个beta型的东西,没有办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因为短期油价格弹性所以受益,就跟一个人捡了1万块钱,能说他变富了吗?只能说走了狗屎运。这是一个beta型的东西。 


但斌先生说的两类公司,一个是世界没法改变的,一个是改变世界的,他只投这两样东西。我们清和泉没那么极端,我们投资标的的范围往这方面去靠,这是没问题的。 所以,康波不再是传统的什么涨价这种逻辑,而是我们站在这个时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变革。就是两条:第一,科技革命。第二,能源革命。 我们把这两个大的浪潮踩准之后,现在还有一个好处,十年前你去看移动互联网,你不知道谁能成,一堆公司在那儿。 


但是现在格局已经很清楚了,一般来说,制造业公司在国内打出来的公司在国内都没有,你基本上可以判断,这类公司就是未来最受益的公司,确定性也基本上确定下来。
去拥抱这类公司,在一个合理的位置买它,去长期持有,才是真正让人兴奋的东西。 


而不在于你去追求那10%的弹性,买短期抗跌、估值低。我们一定是给大家找强alpha,找能够改变世界的公司或者是具备中国优势的这类强势公司,这才是让我们兴奋的和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以弱胜强基本上都是童话关键时点,选择听谁的话很关键


问:现在大家可能关注的都是一些短中周期,比如补库存,这是属于“基钦周期”吗?如果清和泉用长期主义去参与短中周期的事,会不会很惨?    


吴俊峰:这个事情我们以前在公募的时候干过,公募的操作模式是相对排名,我们需要每时每刻都在市场的热点下,这样排名才好,我们以前做过,但效果都不好。 


我们交易部每年把这个表打出来,还不如拿着原来最好的那些公司。我们有个同事从头到尾一直拿那些最好的公司,结果每年都跑在我们前面,我们天天在那儿讨论做轮动、做热点。 


当然这是早期,后来我们也不这么做了。这不是我们不想做,而是我们试过,没这个能力,或者说我们觉得这个东西无效。 现在应该是更无效,因为能够维持未来长期高ROE的公司越来越少,因为以前中国是个扩张型的经济体,各行各业都有机会。现在各行各业都固化了,基本上每个行业都有大龙头。 


如果你看军事史,以弱胜强基本上都是童话,心理学上叫代表性偏差,可能是偶尔出现的事情,你以为是个常态,但基本上都是碾压式的,实力超强或者是硬实力超强的对这个东西碾压。


各行各业都是这么一个情况,你有什么理由相信一个小公司逆袭呢?是不是不符合常识?除非遇到重大技术变革,这个东西踩到浪头上了,这个东西替代原有的东西。 


我们过去很多年调研、交流优质公司的情况,给大家讲一个例子。 


去年有些对光伏的技术路线有分歧,我们去隆基看,他就说大尺寸210这种东西为什么不做或者不太热衷?肯定是他们做过深刻研究和试生产,得出结论,还是没有182,这种东西有性价比。 


因为客户就是要性价比,要效率,不是越大越好,或者越花哨越好。这种时候,正确的选择是你应该相信这些优质大龙头。


如果他们觉得这个事干不成,我们自己觉得那个事能干成,有意义吗?他们几千个研发人员每年研发费用30个亿,都觉得这个事情干不成你非要说能干成,不是扯淡吗?去年炒颗粒硅不是扯淡吗?


我入行的时候,刘总(清和泉资本董事长刘青山)经常跟我说一句话,他说,在一些关键时点,选择听谁的话很关键,你一定要选择听那个最专业和最有权威的那个人的话。 


就跟共产党长征的时候,在关键时点有很多转折点,在三河坝分兵的时候,在猴场会议、遵义会议的时候,选择听谁的,你会决定生死,一定要听最有能力和最具备经验的那个人的话,最后才能走出来,才能成功。 


我们觉得,市场上各种噪音很多,各种信息量很大,这种时候你应该选择听谁的话,或者你应该选择信谁? 应该很清楚,你应该选择去信那些历史上很优秀的公司,别看现在调了20%、30%,或者那些股票调20%、30%,你能否认它过去那么大的成功吗?


它的股价历史上涨几十倍、十几倍,它就是一个很成功、很优秀的公司,调整或者短期的挫折,并不能否认这个公司的优秀,而且这种时候你应该去拥抱它。 


太短期的事情我们没能力做,既然没这个能力,我们就不会用客户的钱去冒险。如果我们自己都不愿意拿自己的钱去参与这个东西,你还有什么理由拿客户的钱去参与。 一定是要给客户做正确的事情,做确定的事情,这才是我们的操守所在。这是个操守问题,不是能力问题。


当然,我们也没这个能力,因为历史上已经验证过,我们没这个能力把波段做好,就放弃它。我不做的话,至少就少损失或者是少扇两个耳光。我们珍视客户的钱,要有责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