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理财好文 > 投资大师

富国基金朱少醒:要做靠谱的公募资产管理人,最容易造成亏损的就是杀跌

作者:用心的小雅日期:2020-12-25 15:56:48点击:473

在今天的富国基金策略会上,富国基金副总、天惠成长基金经理朱少醒表示,公司希望所有基金经理,要做靠谱的公募资产管理人,持续为持有人创造价值。


他还提出,尽管富国天惠15年了的累计收益率差不多是20倍,最近净值也在最高点左右。但还是相当一部分客户没怎么挣钱的,甚至有部分客户是亏损的。 原因就是:基金持有人在投资过程中的一些不好的习惯,尤其是追涨或者杀跌,追涨也就算了,因为对一个持续创新高的净值来讲,追涨最后还是能挣钱的。最容易造成亏损的就是杀跌。


现年47岁的富国基金老将朱少醒,常年钟情1只基金,把富国天惠成长基金当做唯一,10年重仓茅台,15年赚了20倍,成为国内公募业唯一管理单一基金超过15年的主动管理型基金经理。


截至2020年12月21日,朱少醒管理的富国天惠成长基金(简称富国天惠)回报率2007.95%。 这距离朱少醒2005年11月16日任职富国天惠基金经理,刚刚15年又1个月。 


期间,wind全A指数涨730.65%;偏股混合基金涨1070.86%。 也就是说,朱少醒的收益几乎是指数的三倍,是同类基金的近两倍。


他不择时,几乎都是满仓配置,资产配置均衡,单年度业绩并没有很亮眼,但多年跑下来,他跑的最远。


以下是朱少醒的路演记录。

今天是圣诞节,大家放弃各自生活中多姿多彩的安排,来参加我们富国的策略会,再次表现感谢。 有小伙伴偷偷说,这次看到我们公司的策略会宣传,持有我们公司十几年产品的持有人在现场,我觉得非常感激,感觉到这是把投资人和持有人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行业,同时也感觉到身上比较重的责任。


在去年我们的年度策略会里面,我们总结的时候提了两点: 第一点就是,我虽然已经从业二十年,做了十几年基金经理,包括整个基金行业20多年的发展,但我觉得整个资产管理行业还只是大发展的开始。 


跟大家汇报一下,根据银河证券的数据,过去两年,我们整个富国权益基金的所有产品的平均收益率大概是131%,在所有主流公司里面我们排名第二,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给持有人交了一份还过得去的答案。 在那次策略会上,我更重点强调的是第二句话,就是我们富国主动权益的愿景是什么?


因为当时是我们内部会议所,我讲了一个非常大白话的描述语言,不太能拿出来在公共场合说的,我希望我们当时在座的基金经理,要做靠谱的公募资产管理人,一个字就是靠谱。


靠谱是日常生活中大家对为人处事的非常口语化的表述。但我认为,在资产管理行业里面尤其重要。


靠谱背后隐含的就是,要给我们的持有人或者给客户创长久的创造价值。


细分地展开来说,我们公司现在的产品大类可以分成排名类的相对产品,和绝对收益的产品。 


排名类产品可以粗分为三大块:第一,成长策略的产品;第二,价值策略产品;第三,行业主题基金。 根据对我们过往持有人的投资记录分析,我们觉得,不管是成长性投资还是价值性投资,只要投资期限持有在两年以上,最后客户挣钱的概率是比较高的。


我们“要做靠谱的投资管理人,给客户创造价值”。那么,在相对排名的产品里面,我们的目标是希望能够在5年期的维度里面,在细分策略里面做到极致。 我们公司现在是鼓励风格是多元化的,无论说成长还是价值,都是ok的,做行业基金都可以,只要你在细分策略里面排名做到极致,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维度里面,你一定是能给客户创造价值的,这是我们认为靠谱的第一个判断。 


靠谱的第二个看法就是,过去几年,我们公司在绝对收益产品里面投入不少精力,这是基于我们更多想把基金收益率转化成客户收益率的努力。 因为我们过往经常会做一些持有人的投资收益、最后盈亏比例分析,就拿我自己的天惠产品来看,因为我的产品已经存续15年了,差不多是20倍,最近净值也在最高点左右。


按照简单的逻辑来想,持有人在里面一半应该都是挣钱的,但实际上,我们数据分析以后得出来结论还是有点吃惊,还是相当一部分客户没怎么挣钱的,甚至有部分客户是亏损的。 


我们在过程中得出了一个很大的结论:基金持有人在投资过程中的一些不好的习惯,尤其是追涨或者杀跌,追涨也就算了,因为对一个持续创新高的净值来讲,追涨最后还是能挣钱的。


最容易造成亏损的就是杀跌。在市场波动比较大的时候,承认亏损出局,后面再没回来,这种情况下,就会造成实质性的亏损。


我们认为,对于我们我们想要把基金的收益率转化成持有人的收益率来讲,这是让我们不满意的,我们希望做的更好。 要想做的更好,我们觉得有两件事情可以做: 第一,当然,我们努力把自己的产品收益率做得更高。


第二,对于部分对回撤或者波动比较敏感的持有人,我们需要推出一些偏绝对收益、回撤比较小的产品来适应。这样,他不太容易在市场巨幅波动的实现亏损。 


所以,在过去几年里面,我们也发行了大量偏绝对收益类的产品,这类产品会给客户创造价值,本质上就是满足客户特定的风险收益特性。 无论是相对产品和绝对收益产品,我们最终的诉求都是能够给持有人持续创造价值,这是我们特别想做到的事情。


站在现在时点,我们看未来,还有哪些事情是我们能做的?哪些事情是我们不能做的?对于相对类产品,我们在较长的时间维度里面持续获取阿尔法,帮客户跑赢市场,跑赢同行,这是我们持续能做的,是我们能努力做到的。 但哪些东西我们是不能做到的呢?对非常短期市场涨跌的判断,实际上是我们并不擅长的东西。 


还有一些是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帮我们的持有人,根据他的风险收益特性和他的久期在我们富国所有品类里面去选择最适合他的品种,这也是我们能做的。


如果我们更好的能做好这一点,我们相信,在长久的时间维度里面,我们能够无限接近我们想要努力的目标,做靠谱的资产管理人,给我们的客户持续地创造价值。 当然,在今天实践里面,我想说的是,因为过去两年的市场收益率实际上是非常好的,但我认为,大家不能把非常好的市场收益率当成对未来预测的选择。


反而在这个点,我要给大家泼一点冷水,我在对未来的市场里面,在权益市场去获取收益的难度和对基金管理人的专业素养要求更大,挑战更大。这需要更好的管理人、花更大的努力去获取资产来适应。 今天我们请到了市场上最一线的策略分析师,包括我们公司最近几年持续业绩非常优秀的两个基金经理。


我们希望,在这里给大家一些思想碰撞,让大家能够得到一些启发和想法,让大家了解,在明年更有挑战的权益资本市场中,怎么获取比较好的回报,怎么更长久做好自己资产地保值增值。